亚洲城《心爱的安德烈》读后感

  核心提示:儿子成长了,本来就和母亲渐行渐远,你有我的思考,有他对这个世界的抱负,有我的朋侪圈——那是任何怙恃都无法跨越进去的圈子。于是,和家人之间的感情也就渐渐平淡。

  儿子成长了,本来就和母亲渐行渐远,大家有我们的思虑,有他们对这个世界的抱负,有他们的朋友圈那是任何父母都无法跨越进去的圈子。于是,和家人之间的感情也就渐渐平淡。

  龙应台慌了,她不知晓该如何掌握住她与儿子之间的接洽。于是,她邀儿子安德烈以通信方式与她合写一个专栏,内心到底在做什么计划,以及为人母亲最渴求知道的过的好还是欠好?这36封信就是如此孕育发生出来的。

  

新闻中心2

  龙应台出生于台湾上世纪50年代,来自一个渔村。她的儿子80后,台湾和德国混血,工作在德国。龙应台的18岁,1969、1970年,住在人车杂踏、鸡鸭争道,只有一条窄马路的海边渔村(当时台湾也属“第三世界”)。白衣黑裙,准备考大学,对阿波罗登月、中国文革一知半解,外边的世界不存在。安德烈的18岁,踢足球,和朋侪酒吧谈天、讨论《华氏911》和美国入侵伊拉克的正义问题,准备考驾照、去游览和学中文。音乐和美术对龙应台来说是知识,不属于内在修养,自觉有美的贫乏和对出差艺术的鸠拙。而安德烈一代人,在舒适、亚洲城,有教养的家庭长大(龙应台和安父亲都是博士),网络使其拥有遍及的学问,艺术和美的熏陶唾手可得。

  如此差别的两代人进行对话,谁会商的话题涉及面很广,比如:族群问题和身份认同、政治运动和政治人物、专制自由和个别义务、价值取向和职业规划、流行文化和艺术鉴赏、打工习惯、个性发展、衰老、死亡以及爱情问题等等,母子俩都在思考、剖解,贯穿其中的是坦诚和爱。

  从安德烈的信件中,全班人看到的更多是中西之间的差异,教育、意识,很多方面。比如,所有人善于理性思虑,而全部人重情感抒发,他会踊跃参与、干预事实,而所有人更多是观看。18岁的安德烈和全班人朋友会商的内容在我看来是不用讨论的,没什么好会商或者讨论不出什么,谁受到的教育是接受,亚洲城,而不是思考,大家不会思虑,也不会想去思考。所有人们依赖尊长、领导,他们信赖权势巨子,你们从众、附庸。就北京推举时间表出台问题,安德烈置疑上海游行人数的少,在大家看来,争取小小的本该的权利,为什么不发作声音呢?龙应台是呼唤专制的,她在游行之列。当然,一些问题上,安德烈跟全部人一样顾虑、烦恼。“妈,我要清楚接受一个事实,他有一个极其平庸的儿子。我险些确定不太可能有谁的成就,大家会绝望吗?”龙应台说:“大家也要求我们念书用功,不是因为要他们和别人比成绩,而是因为,我们指望你们未来会拥有选择的义务,选择有意义、有时间的出差,而不是被迫谋生。”!

  大家彻底赞成龙应台,但事实上只有少数的人不是被迫谋生。我们以为,她衷心的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快乐的。所有的母亲都指望本人的孩子是快乐的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但为什么世上还是有这么多的父母把自己的期冀压在孩子的身上呢?总是希望本人的孩子是顶尖中的精英,一直的期许孩子的成就能超越自己,这或许就是变相的施压吧。但就放任着我们一事无成、游手好闲?不!所有的母亲都市担忧,会紧张。如何拿捏其中的尺寸,正是母亲的作难之处。

扫二维码与项目经理沟通

我们在微信上24小时期待你的声音

解答本文疑问/技术咨询/运营咨询/技术建议/互联网交流

郑重申明:合肥秀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外的任何单位或个人,不得使用该案例作为工作成功展示!